中国人要挣多少钱才可以买到快乐

  

  如果有人问你,什么能让你快乐?很多人可能会回答“有钱”,毕竟收入与主观幸福感密切相关。当然,也有人会对这个答案不以为然。

  “钱可以改变人生,但多数情况下,只会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钱并不能带来任何快乐”,由于在泰国一个创业者活动中的言论,刘强东先生在“不知妻美”之后又喜提新名号——有钱糟糕。马云也曾表示,做的事情越多,担当越多,麻烦越多。

  可这些大佬的言论都是基于自己雄厚资产的背景而提出的,乍一看对背负压成山的信用卡花呗白条车贷房贷奶粉钱的普通人来讲并不适用。

  最新科学研究表明,钱确实可以买到快乐。不过,不同国家的快乐价格并不相同,而且收入所带来的快乐存在一个临界点,当你赚的钱超出了这个数,可能就没有那么开心了。

  美国普渡大学的 Andrew T. Jebb 于2018年1月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主题为“全球幸福收入餍足点和转折点”的文章,根据访问了全球170余万人的盖洛普国际民调,分析了一组有趣的数据。

  以全球各地区及性别为区分尺度时,对不同国家的人群而言,存在一个“最快乐年薪”,全球平均快乐价格是年薪9.5万美元;澳洲快乐价格最高,为年薪12.5万美元;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快乐价格最低,为年薪3.5万美元。

  尽管如此,收入对主观幸福感的积极影响的确存在一个“天花板”。当收入超过这个临界点时,随之而来的各种麻烦将覆盖高收入所带来的幸福感。

  因为高收入常常伴随着高要求,比如时间、工作量和责任等;也会对生活的其他方面带来负面影响,比如难以满足的更高的物质需求,与收入更高者对比的心理压力,家庭成员的增加所带来的负担等。

  在这份研究中,中国所在的东亚的快乐价格是年薪1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9.7万元。这显然远远超过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收入水平。如果抛开薪资更高的日本和韩国,中国人幸福收入的临界点又在哪里呢?

  原研究没有提供具体的国别数据,但是根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2016)》,我们可以自己来算一遍。

  以满分5分为标准,每月税后收入小于1000元的中国人,他们对自己生活的满意度平均水平为3.44,收入1000元到2500元的人群生活满意度并不如前一个区间,随后的生活满意度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但到了收入为25000元以上的人群,他们的生活满意度较前一区间有所下降。

  为什么这些收入两万五的人,还不如比自己收入更少的人群开心呢?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他们对生活的不满?

  毋庸置疑,地理位置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由于生活成本的巨大差异,收入过万在三线城市过的很滋润,但北上广深可就够呛了。

  因此,在调查了相对收入与生活满意度的关系后,可以发现,就当地收入而言,收入在本地越富裕的人群,对自己生活的满意度也越高。由此可见,收入给人带来的快乐主要基于收入的相对性,而不是在于收入的绝对值。

  同时,通过数据整理可以看到,高收入人群不管是在工作生活方面还是在社会经历方面,都并未像想象中一样享有着绝对的优势。

  能不能睡好睡饱,对一个人的幸福感至关重要。收入越高的人,他们的睡眠时长会逐渐增加,收入在本地处于较高水平的人拥有最长的周睡眠时间,每周可以睡54.6小时,即平均每天睡7.8个小时。

  但是收入继续上涨,达到本地最高水平的时候,睡眠却时间出现了明显的下降,是五个收入等级中最少的,平均到每天可以睡7.54个小时。

  就工作时长而言,各收入等级的人每周工作时长相差不大。工作时间相对最长的是在本地中下收入的人群,每周工作50.81小时,按每周五天法定工作日来算,平均每天需要工作10.16个小时。

  但高收入人群在这方面也没什么优势,平均每天需要工作时长9.72个小时。而他们用来看电视和电影的时间也是最短的,收入越低的人,花在看电视上的时间越多。

  除了工作和休息,健康状况也很重要。在本地收入最少的人群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最差,健康状况随着收入增加而变得越好,但收入最高的人群健康状况较前一档有明显下降。高收入背后高强度工作所带来的健康问题不容小觑。

  在人们的认知中,有钱人遭遇不公的几率是很低的,没钱的人尊严更容易被践踏。但比较让人意外的是,虽然确实是收入越低的人越容易遭受不公,但是在本地收入最高的那些人,相比收入处在第2、3级的人而言,也容易遭受不公。

  在当地收入最低的人群中,因贫富差距、户籍和到机构办事被推脱而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比例最高,占该类收入总人数的20%。随着收入的升高,遭遇类似不公平待遇的比例依次下降,而在最高收入的人群中又会上升。同时,因性别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以及有过被不合理收费经历的,高收入人群占比最高。

  总体来说,不论在哪个城市,贫穷者的生活都难言快乐。随着收入的增加,人们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状况得到了提高,在生活中的糟糕经历会相应减少,对生活的满意程度也会随之上升。

  但过了某些临界点,高收入人群相应的烦恼会大大增加,对生活满意度会有所下降。也正因此,三线的人可能过得比一线城市收入过两万的人要安逸和快乐。

  不管在哪个收入阶层,对生活的不满足或促使人继续前进,或让人适可而止。有些人选择了不将就,在陌生的城市坚持奋斗;有些人选择了安于现状,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安稳度日。没钱不快乐,太有钱也不快乐,你会愿意做烦恼的有钱人,还是做一个烦恼少一些的工薪族呢?